?心語閱讀
  • <menu id="0eu8e"><tt id="0eu8e"></tt></menu>
    <xmp id="0eu8e"><menu id="0eu8e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0eu8e"></nav>
    <menu id="0eu8e"></menu>
  • 本欄隨機推薦

    《全能姐夫》 第一卷 第一章 女婿上門

    來源:網絡 時間:2017-06-12 09:05:40

    內容簡介: 

       指腹為婚的老婆要做商界女強人,夏玄義不容辭,自然要幫。    老婆的孿生妹妹要做歌星影星,夏玄作為姐夫,自然要捧。 還有個小姨子在讀初中,是個不良少女,夏玄作為姐夫,自然要調教。    大姨子是個婚姻不幸的絕色少婦,作為妹夫,夏玄自然要去拯救。  



    第一卷  第一章 女婿上門

        ……

        ……

        夏家,是華國眾多家族中的異數,一貫堅持持劍經商的準則。如果對方重信用,夏家會以雙倍的真誠回報;如果對方背信棄義,夏家絕對會以百倍的瘋狂讓對方知道什么叫雷霆之怒。

        而且,夏家一貫遠離政治,在華國國內聲名不顯,在非洲、歐洲卻涉足眾多產業,實力雄厚。

        夏家某處隱秘的莊園,戒備森嚴。周圍圍繞著三米多的高墻,上面纏繞著鐵絲網,還有持槍警衛巡邏。

        “誰?!”警衛警惕的端起槍,待看清來人又放松下來:“少爺,您回來了。”

        夏玄風塵仆仆,點點頭一臉焦急的繼續朝莊園走去。

        突然,一只獒犬失控,掙脫了警衛手中的鐵鏈,低吼著發瘋一般朝夏玄撲去。

        周圍的護衛都大驚失色,這頭獒犬經過特殊訓練戰力兇悍,單對單獵殺野狼都沒問題,如今近的距離攻擊夏玄,后果不堪設想。

        血肉橫飛的場景并沒有出現。千鈞一發之際,夏玄并不粗壯的大腿像一條鞭子一般抽出去,將那飛撲過來的獒犬抽出幾米遠去。

        獒犬在地上翻滾幾圈,嗚咽幾聲不住哀鳴,暫時動彈不得。

        夏玄看著戰戰兢兢的護衛,緩緩說道:“我好久沒回來,身上又有沒散盡的血腥氣,獒犬受了刺激失控,不怪你們。”

        警衛門松了口氣,看著一腿踢飛發瘋獒犬的夏玄,滿是敬畏。

        “玄兒回來了啊。”屋內,一個頭發銀白、精神矍鑠的老者笑瞇瞇的看著夏玄,拍拍身邊的位置道:“來,到爺爺身邊來坐。”

        夏玄臉色變了幾遍,回頭怒道:“哪個混蛋說爺爺病危,要我即刻趕回來的?!”

        “是我。”老者一點也沒有愧疚之色,理所當然的說道:“如果不這么說,你會回來么?”

        夏玄只能忍下怒氣,無奈的看著老者:“爺爺,那邊正打得激烈。再過兩天,我就能消滅那個小軍閥,奪下兩個鉆石礦山。”

        “錢是賺不完的,鉆石也是挖不完的。”老者突然嚴肅起來,看著在非洲的槍林彈雨中成長起來的夏玄,沉聲說道:“這次讓你回來,是有更重要的任務交給你!”

        夏玄精神一震,能讓老爺子這么大動干戈、鄭重其事交代的事情,肯定非同尋常,自信滿滿道:“爺爺說就是了,保證完成任務!”

        “好!記住你這句話!”老者心中暗笑,表明卻一臉沉重的點頭說道:“這件事,還非你不可。”

        夏玄深吸口氣,一臉肅然,心中暗暗猜測,這次是去刺殺非洲某個大軍閥頭目,還是顛覆小國政權。

        “你馬上去江海市。”老者笑瞇瞇的看著夏玄,像只老狐貍,無良的笑著說道:“你的任務很簡單,就是,相親!”

        “什么?相親?!”

        夏玄當場驚呆,木然的接過一張寫著地址的小紙條,反應過來之后,如同握著一塊燒紅的鐵塊,下意識的扔出去。

        …………

        …………

        三天后,夏玄走出江海火車站,一臉的疲倦和無奈。

        “江海……終于到了啊。”一天一夜的火車,讓夏玄苦不堪言。

        下了火車,夏玄精神了許多,看著四周喃喃道:“該往哪邊走呢?!得找個人問問……”

        出站口外的廣場上,幾個小混混守著一個小攤昏昏欲睡。

        “虎哥虎哥,有肥羊出現了!”三角眼原本無精打采,看到夏玄瞬間精神了許多,推醒了正在打盹的眾人。

        “哪里哪里?!”虎哥穿著背心,露出半截虎頭紋身,聽到肥羊倆字也馬上精神一震。

        “虎哥你看……那小子衣服皺巴巴的,站在出站口張望好半天了,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面的外地佬。這種傻乎乎的肥羊最好宰了!”

        虎哥捏著下巴點點頭,正在考慮是騙還是搶,突然看到夏玄朝著自己這方向走過來,不禁哈哈大笑:“這肥羊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?!不宰對不起老天爺啊!兄弟們,準備好!”

        ……

        ……

        夏玄走過來,問道:“請問……”

        “兄弟是外地來的吧?!”虎哥打斷了夏玄的問話,熱情的遞上一瓶水:“坐火車可是很辛苦啊。來,先喝口水。”

        “是啊,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。”夏玄似乎絲毫沒察覺到危險,一臉苦悶的抱怨。

        聽完夏玄的話,虎哥眼睛一亮,回頭打個眼色,又熱情的寒暄了半天,覺得將夏玄的底細套的差不多了,換上一副陰狠的表情說道:“兄弟,一瓶水一千塊!拿錢吧。”

        “啊?!”夏玄低頭看了看手中的水,吃驚道:“江海的礦泉水這么貴?!”

        “廢話!江海可是國際大都市!”虎哥有些不耐煩,挑挑眉毛說道:“快掏錢,要不然………”

        “哼哼……”

        三角眼等人上前幾步,將夏玄圍在中間,臉色不善。

        “可是……我沒錢……”夏玄無奈的嘆口氣,攤手說道。

        “哼!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虎哥頓時怒了,揮手道:“將他帶到巷子里,先打一頓讓他長長記性!”

        …………

        …………

        剛到江海,就遇到了搶劫的,真是倒霉的很了。

        僻靜的小巷里,虎哥、三角眼等人拿出明晃晃的匕首,圍著夏玄得意冷笑。

        “我真沒錢!”夏玄滿臉無奈,再次強調:“你們要相信我!”

        “哼!少他媽廢話,要么交錢、要么挨打然后交錢,自己選吧!”虎哥十分不耐煩,看夏玄這么不上道,干脆揮揮手,惡狠狠道:“上!打他!”

        …………

        五分鐘后。

        小巷里,虎哥、三角眼等人躺在地上痛苦呻吟。

        “我真的沒錢。”夏玄翻出空蕩蕩的口袋,一臉沉痛道:“你們怎么就不信呢?!”

        “我信!大哥,我信還不成么?!”虎哥鼻青臉腫,變得比小貓還柔順,彎著腰苦兮兮說道:“我們有眼不識泰山,求您饒過我們吧,別打了。”

        夏玄又翻了翻衣服口袋,再次嘆息道:“哎,你們看,我真的沒錢啊。”

        三角眼最機靈,立馬反應過來,掏出錢包苦著臉道:“大哥,我這里有八十……”

        “啊……”虎哥目瞪口呆,自己可是威震火車站方圓五百米、靠勒索和搶劫謀生的虎哥啊,今天竟然被一個外地人打劫了!這……這……尼瑪不科學啊!

        夏玄贊賞的拍拍三角眼的肩膀,輕飄飄的瞄了其他人一眼。

        其他人感到壓力很大,只能苦著臉效仿。

        “我有兩百……”

        “我有九十……”

        虎哥摸了摸臉上的瘀傷,疼的吸口冷氣,郁悶的認命道:“我有二百五……”

        夏玄接過錢,塞進兜里,豎起大拇指贊嘆道:“江海果然是國際大都市,雖然物價貴點,但市民素質就是高!都說你們江海人最勢利,看不起外地人,我就不信!看看你們,雖然只是小混混,但就是這么不求回報的幫助我一個外地人!雷鋒精神,并未遠去啊!”

        虎哥、三角眼抽抽嘴角,訕訕而笑,心中都嘟囔道:“你下手那么狠,我們素質怎么可能不高?”

        夏玄低頭考慮一會,下了決定:“既然你們這么有素質,我也要向你們學習。來來來,每個人拿兩塊錢,天氣這么熱,都坐公交車回家。”

        “謝謝大哥……”

        “謝謝……”

        三角眼、虎哥捧著兩塊錢,欲哭無淚,在夏玄眼神逼視下,還不得不表現自己的“高素質”,苦著臉點頭哈腰的表示感謝。

        …………

        …………

        夏玄小小的懲治了幾個小混混,口袋里也多了幾百塊錢,心滿意足的走出了小巷。

        走在江海的街道上,感受著江海的喧囂和熱鬧,夏玄漫無目的的逛了幾個小時。

        眼看天色不早,夏玄買了些簡單的禮品,整理了下衣服,朝著市中心走去。

        “丑媳婦也得見公婆啊。”夏玄一邊感慨著,一邊朝前走,掏出一張紙條,上面是地址:“江海市馨香嘉園c棟301,蘇雨柔……名字不錯,就是不知道人長得怎么樣……”

        蘇雨柔,是夏玄指腹為婚、至今卻未曾一見的未婚妻。

        二十多年前,夏家和蘇家的老爺子酒后胡鬧,給還未出生的夏玄、蘇雨柔定下了這樁親事。后來蘇家搬回了江海,夏家遠赴海外,兩家關系就淡了許多。到如今兩家人都埋怨當初老爺子胡鬧,卻又都不好意思先毀約,只能這么拖著。

        夏玄趕來江海,就是為了見蘇家人一面,了結這樁舊事。

        馨香嘉園,是江海的高檔小區,住戶非富即貴。

        夏玄定定精神,開始敲門。

        “誰啊?!”

        門內的聲音輕柔嬌脆,聽得人骨頭酥軟,單單是這聲音,就足以讓人浮想聯翩了。

        “淡定,淡定!聽聲音想犯罪、看真容想反胃的例子還少么?!”夏玄吸口氣,暗暗給自己打氣:“指腹為婚這種封建遺毒,必須抵制!”

        門被打開,一個巧笑嫣然的少女上下打量了夏玄一番。

        那少女一頭漂亮披肩長發,上身白色卡通t恤系在腰間,露出細細的腰肢和白嫩脖頸,下身穿的卻是一條短得離譜的紅色短褲,修長白皙的大腿讓人看了想流鼻血。

        “咦,沒想到不僅不是恐龍,竟然還是個大美人。”夏玄眼神在美人大腿上一撇而過,淡定的和美人對視。

        “你就是夏玄吧?!”長腿美人笑得有些古怪,見夏玄點頭,熱情的招呼夏玄進去,回頭大聲喊道:“媽,你未來女婿來了!”

        ……

        ……




    2017-06-12 09:05:40

    -   《全能姐夫》 第一卷 第一章 女婿上門

    地址:河北省邯鄲市邯山區530號
    技術支持:軟件學院 ASEO 徐姣姣

    心語閱讀 每天好心情 - 如有問題,請聯系管理員

    備案ID:3113583 心語閱讀心語@2016版權專有違者必究" - 可查看 詳細信息

    极速快3极速快3平台极速快3主页极速快3网站极速快3官网极速快3娱乐极速快3开户极速快3注册极速快3是真的吗极速快3登入极速快3快三极速快3时时彩极速快3手机app下载极速快3开奖 呼伦贝尔 | 台州 | 江西南昌 | 河源 | 霍邱 | 丹阳 | 内江 | 襄阳 | 灌云 | 池州 | 双鸭山 | 宜昌 | 武夷山 | 阿拉尔 | 舟山 | 黔西南 | 海东 | 酒泉 | 吉林长春 | 葫芦岛 | 武威 | 文昌 | 溧阳 | 中山 | 台北 | 黔西南 | 潍坊 | 玉环 | 绥化 | 莆田 | 曲靖 | 滨州 | 长治 | 泰兴 | 咸阳 | 象山 | 醴陵 | 崇左 | 大理 | 德宏 | 安岳 | 荆州 | 济宁 | 瓦房店 | 偃师 | 张家口 | 西藏拉萨 | 南通 | 绍兴 | 上饶 | 五家渠 | 甘肃兰州 | 河北石家庄 | 哈密 | 新泰 | 鹤岗 | 北海 | 大同 | 宁国 | 伊犁 | 荆州 | 公主岭 | 基隆 | 黄南 | 海宁 | 本溪 | 柳州 | 红河 | 临沂 | 博尔塔拉 | 宿州 | 烟台 | 曹县 | 大连 | 肇庆 | 武夷山 | 海拉尔 | 德清 | 鸡西 | 达州 | 芜湖 | 四川成都 | 延边 | 东营 | 葫芦岛 | 台北 | 衡阳 | 杞县 | 庄河 | 淮北 | 吕梁 | 临汾 | 柳州 | 赤峰 | 株洲 | 南京 | 吐鲁番 | 榆林 | 黑河 | 益阳 | 神农架 | 博罗 | 株洲 | 安庆 | 大连 | 德清 | 泗洪 | 鹤岗 | 怀化 | 汕头 | 沭阳 | 神农架 | 朔州 | 漯河 | 九江 | 威海 | 凉山 | 澳门澳门 | 阿坝 | 日土 | 黄南 | 台州 | 临沂 | 宁波 | 宝应县 | 宜宾 | 威海 | 钦州 | 晋江 | 宜昌 | 铜陵 | 庄河 | 汉川 | 齐齐哈尔 | 佳木斯 | 浙江杭州 | 琼中 | 阿坝 | 延安 | 许昌 | 承德 | 包头 | 新沂 | 遂宁 | 天门 | 黔南 | 昭通 | 海南 | 六盘水 | 琼中 | 林芝 | 保亭 | 神农架 | 吉林 | 金华 | 锡林郭勒 | 巴彦淖尔市 | 莆田 | 三门峡 | 濮阳 | 如皋 | 龙口 | 汉川 | 泉州 | 咸宁 | 陇南 | 连云港 | 吉林长春 | 果洛 | 宜宾 | 金昌 | 扬州 | 临沧 | 忻州 | 伊犁 | 燕郊 | 红河 | 洛阳 | 禹州 | 醴陵 | 江西南昌 | 仙桃 | 抚州 | 洛阳 | 鹤壁 | 芜湖 | 锡林郭勒 | 牡丹江 | 黔西南 | 桓台 | 陵水 | 潮州 | 盐城 | 牡丹江 | 梧州 | 齐齐哈尔 | 文昌 | 大连 | 温岭 | 赣州 | 朝阳 | 海宁 | 许昌 | 蓬莱 | 威海 | 建湖 | 丽水 |